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田树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碑帖熔炉 我写我心——田树苌人物访谈

2017-06-12 11:00:29 来源:山西青年报作者:田树苌
A-A+

  田树苌,字楚材,别署硕昌,室称一粟楼,又称四宁轩,1944年生于山西省祁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三、四届理事,原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等,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展览评委,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山西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山西省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书法特聘指导教授,山西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编著有《书法艺术入门》、《书法断想》、《书法艺术的审美与表现》等书法论文及评论性文章约20万余字,刊于多种论文集和各种报刊。1989年获山西省艺术节书法金奖;1990年获山西省文艺创作奖书法银奖;1997年获文化部主办的全国迎香港回归书法大赛银奖,获中国文联等主办的中华扇面艺术书法银奖等。1999年荣宝斋出版社出版《田树苌书法集》。2000年12月于中国美术馆举办“田树苌书法展”。

田树苌人物访谈

碑帖熔炉 我写我心

  山西青年报:书法是中华传统文化核心中的核心,请问您是何与书法结缘的呢?

  田树苌:我学书法的启蒙始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那时我已上初中。我对父亲说我想学写毛笔字,随后父亲为我找出家藏的字帖《郑文公碑》。

  父亲虽然从小写毛笔字,但不懂教学。我也无人辅导,只能照猫画虎,每日临帖。

  上世纪60年代,我进入山西艺术学院美术系,自己学习书法,有幸得到《怎样学习书法》这本书,里面有“永字八法”等一些书法技巧。我一边看书,一边听理论指导。得知“学书先学楷,学楷先学颜”,于是就买了一本《颜勤礼碑》,毕恭毕敬地临开了。

  出于对书法的热爱,我每日临帖、习字极用功。在周六日别人休息的时候,我仍临帖。有的字甚至反复写一二百遍,力求毕肖。学了两三年,就开始兼学隶书、行书。以后还粗略写过颜体《大字麻姑》等。

 

 

 

 

  山西青年报:曾有人这样评价您,您的书法以颜体入手进入魏碑汉隶,博涉多优,最后滋养了您的行书和草书,您能不能说一下对于“博涉”的理解呢?

  田树苌:几十年来临帖,我不拘于一家一派。行草写腻了,我就暂停一段时日,再写写别的,十多年我又穿插写了好多遍汉碑,其间还短时写过汉简与小篆。这种“博涉”使我树立起一种“古人为宾我为主”的信念。书法是一门传统沉淀极其深厚的艺术,照搬传统和抛开传统都是不可取的。恰恰“博涉”可以大量占有传统,使我在艺术上不拘泥、不保守、不盲从;使我眼界开阔、胸怀广大,永远不重复自己与过去,不用单一定型的风格、模式作为创作的框架;使我常写常新,常变常新。

  山西青年报:现在书法爱好者越来越多,您作为老书家,如何建议他们更好地去学习呢?

  田树苌:现在人们开始注重书法这门艺术,全国各地掀起了书法热,这是个好现象,每个省的书协都在努力提高书法创作的整体水平。而作为我们山西书家,我的建议更多的是练好扎实功,以古为师,尊重传统,力求精深发展,逐渐走出自己的路。

  作为大众,由于其审美眼光还处于低层次,对书法指手画脚,浅薄地在意书法形状上的美,而对书法没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现在有些书家为了迎合这种大众审美,不去深层次地研究其内在,充其量只是个匠人而非书家。我认为艺术就是从有规律到无规律,不断取其神。对传统艺术更是如此,艺术要想达到更高层次的追求,肯定是破坏规律,而又在规律之内。字要写得让人爱不容易,让人不爱更不容易。现在有些年轻书家,写得很漂亮,我认为他们尚在初级阶段,从美学上还需要拔高,什么时候把美的、漂亮的东西化为拙的味道或者“丑”的东西,才能说突破了初级阶段。

  在国民素质教育中,文字的核心是表达文艺精神和哲学精神,艺术主要是抒情表意的。作为书家应该以研究传统文化、中国书法为入手点,书法就是通过这些文化支撑才能有所成就。书法和其他艺术不一样,思想领域上去了,字的精神境界才能高。

  名家点评:

  田树苌书法作品给我的直觉是潇洒大方,英锐之气扑人眉宇。他的书法无论从哪里登堂入室,仍然是从传统中来,而不是超越传统的另类。粗犷雄强的另一类书风,也属于中国书法的传统。田树苌先生继承和发扬的是传统中的这一脉。虽然他也临写二王法帖,也能写手札或小行书,并颇有文气,但总体上是雄壮崎崛的。树苌先生成功地把握了以碑为筋骨,以帖为血肉的分寸,其作品强而不硬,巧而不俗,非一般手笔可及,令人称羡。

——刘艺(中国书协顾问)

  田树苌先生书法以雄浑奔放见长。雄浑表现在他用笔的厚重和凝练,奔放表现在结字的恣肆和机变。他纵横取法,上下求索,举凡古器古帖,皆为我用,兴之所至,智谋巧思,令人玩味不尽。这正是他的修养、功力和灵感的集中体现。

——张海(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走近田树苌

文:杨伟义

  “老田”、“田老”,书法界的道友们这样称呼一位书法艺术家。前者是在呼唤一位邻家大哥,后者更是对先生的一种尊称。他就是田树苌。微信号“老田”。

  田树苌按现在的流行语说就是非常的“接地气”,真正走近了群众。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就是“生旦净末丑,酸甜苦辣有”。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知行合一,给人倍感亲切。在一次长谈中,先生拿出来一卷发黄的纸,这是他小时候的书法仿影。母亲为他保存了六十多年,他非常珍惜。家中经历几次变故后还能留下来真是不易!这是一位母亲对孩子的一种特殊表达方式。这种爱让田树苌心中充满了对母亲的感激和眷恋。他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

  《三国演义》中的青梅煮酒论英雄,在古人身上诠释得酣畅淋漓。生活中的田树苌在酒文化上豪情万丈。从他的诗、书、画里能感受到酒的味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当仁不让古人心”。田树苌先生的豪情无人能道来,更无法了解他内心深处的豪放和婉约。酒入豪肠七分化成了艺术,余下三分留给了生活。

  看了田树苌的魏碑大字,立马会想起他的外形,坚毅、魁梧、大气象。再看先生的草书,会发现一个“情”字。胸有豪迈之气,腕有奇逸之趣,他对傅山书法用功甚勤。傅山的自然美思想,做人的准则,精神、人格的凝炼,一直影响着他。国内书法名家对先生作品好评如潮,但他心追手摹,师古不泥古,一直在艺术的路上艰难跋涉着。

  一株果树在田园中成长着,枝繁叶茂,硕果累累,艺术之根却越扎越深。这就是田树苌(苌:苌楚,中华猕猴桃的古名,苌:姓)。

记者:张炜

编辑:王新嫄

主编:杨伟义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田树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